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

超时空传送仪 /
红色警戒中盟军的超级武器。超时空传送仪的发明,瞬间移动不再是梦想,利用此技术可以将我方单位甚至敌方单位瞬间移动到任何的位置,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缺点是不能传送人类)
详细资料:
价格:2500
生命:750
装甲:混凝土
装甲厚度:中型
视野:5
耗电:200
攻击方式:小范围边缘选择性传送
建造条件:建造厂 + 发电厂+ 空指部 + 采矿厂 + 作战实验室
特殊能力:
1、超时空传送:提供超时空传送能力(间隔4分钟).
2、无心智:不受心灵控制和神经突击车的毒气。
3.传送我方坦克至敌方坦克上可以达到碾压效果,即自己的坦克从天而降砸死敌人
4.传送敌主力坦克部队至海上或把敌船只传送至陆地能瞬间摧毁敌部队,两者结合可事半功倍(把敌坦克传到敌船上或倒过来)
5.给敌步兵传送,范围内所有步兵死亡(对自己也一样)

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 超时空传送仪

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这个传送机如果真的存在,其用途就不止于此,一台传真机通常可以作为复印机用,如果“原件”不被毁掉,我们就得到两个相同的人,相当于人有了“分身法”。即使“原件”不得不毁掉,我们也一样可以把电波的信息同时传给多台接受复原机,同时制造出几个相同的人来。此外,我们还可以对信息进行存储,用存储的信息可以在今后任何时候把人复原出来。这就等于制造了一台能够飞向未来的时间机器,我走进这个机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2303年。这种机器甚至可以在传送过程中顺便作手术,只要能知道哪一块是病变,传送过程中把这部分去掉就行了。如此神奇的机器,真的可能问世吗?
一、可行性
电线、光纤或电波可以传送信息。最早出现的是电报,用长短不同的“点”和“划”来编码,传送各种文字。其后出现的电话传递的是模拟信号,把声波变成强弱不同的电流,在对方再恢复成声波。后来又出现了传真技术,用扫描仪把黑白照片分成点,把强弱不同的黑度变成强弱不同的电信号,接受端再按相同次序和强弱恢复成光信号,记录在相纸上。早期的传真机效率很低,只用在新闻机关传送照片。传真机的真正普及是在数字化风潮之后,到了计算机无孔不入的时代,摩尔定律使得所有数字化的机器价格按指数规律下降,使得各种先进的传输手段飞入寻常百姓家。现在通过互联网或手机传送彩色的活动影像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所有这些传输手段,所传送都仅仅是信息(物质的形式)而不包含物质本身。声音是空气的震动,图像是光点的排列。到现在还没有传送物体的技术。
实际上传送物质的努力也没有停歇,其中一个广为人知的方向是研制能闻到味道的电视机,让我们能在电视画面中赏花时,可以同时闻见花香;跟随电视进入鱼市时,可以闻见腥味。这个想法看起来不难,在电视机中放几个小瓶子,装上各种气味的香水(臭水),按照需要由电视信号控制吹气阀门指挥从某个瓶子吹出气味就行了。这个努力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人的嗅觉比视觉复杂得多。人的视觉只能感觉三种原色,所以只要三个数字就能完全表现一种色彩。但是我们还不清楚人的嗅觉有几种“原嗅”,我们需要在电视里放多少个小瓶子才能在适当的时候用吹出的“原气味”组合成任何一种气味。
根本的解决方案可能是不去寻找“原嗅”,而是直接测定气味的分子结构,然后在电视机里合成相同的物质。当然,这个方案比“原嗅”要困难很多,可行性极差,但是作为一种思路却十分万能,通用性好。一切物体都是由原子组成的,而元素只有一百多种,用一个字节就可以表达。如果我们有一个极其精密的扫描仪,在三维空间中扫描所有位置上是什么原子,把这个信息传送出去,在接收端有个三维打印机,与现在三维打印机不同的是,精度极高,达到原子尺寸,其“喷墨头”可以按照接收到的信号把所需要的原子放在所需要的位置。这样我们就可以传送任何物体,只要在接收端有足够的各种原子作为“喷墨”的材料。
现在科学上已经掌握了操作单个原子的技术,微小尺度的限制看来不是不可能突破的。
二、可以预知的困难
一些很美妙的设想在实施时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困难,异想天开的东西即使不去实践,也可以预想出很多困难。预想这些困难有助于我们对这个幻想的现实性有个初步的估计。
第一个困难是生死问题。传送无生命的物体即使可能,传送有生命的生物(例如人)也面临一个原理性的困难,那就是:生命体是处于不断运动之中的。扫描不可能在瞬间完成,“打印”也要花费很多时间。问题在于,当打印完成一半时,生物体处于什么状态?半个人是不可能存活的。非侵入式的三维扫描不可能达到原子级精度,而侵入式的也同样会遇到“半个人”问题。解决这样的问题可以想象的方案是“临时死亡”,也就是把人冻结,在传送之后再解冻,复活。这是个医学上一直在研究的问题,虽然有所进展,但还没有重大突破。过去医生只能冷冻精液、卵子、胚胎这些小东西,但最近成功的冷冻并复活了手指,说明大东西也是有可能突破的。但是距离冷冻复活完整人体还有个大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冷冻复活后能否保证人的记忆可以完全保持,否则这种传送是没有意义的。
第二个困难是测量精度问题,通常我们在几十厘米的尺度上测量长度的精度只能达到微米数量级,而原子的定位还要高出至少三个数量级。这个问题还可以考虑想一些巧妙的技术手段来解决,更具原理性的问题是,测量原子的位置已经涉及量子尺度,“测不准原理”可能会起作用。如果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更难解决了。此外,我们还需要识别单个原子是什么元素,它和附近的原子之间由什么键联结,这些也都是我们目前尚未掌握的技术。掌握这种技术意味着化学分析的惊人突破,估计不是件容易事。
第三个困难是信息量问题。一个人身上的原子数量用阿伏伽德罗常数来估计约为1027个,那么假定每个原子用一个字节编码,需要传送的就是1027字节。目前实用的网络传输速度大约109字节/秒,传送一个人的信息需要1018秒,是3×1010年,超过宇宙的寿命。还要考虑如果是从遥远的星球传送,由于发射功率和背景噪声的限制,速度还要大大放慢。更何况“扫描”和“打印”的速度还很难达到上述的传送速度。
三、克服困难的可能方案
通常克服大信息量的传送和存储困难时最常用的方法是信息压缩。例如VCD和DVD就采用了MPEG的压缩方式,MIDI也可以看成一种极高效率的信息压缩方式。但这些信息压缩方式最多只有成百上千倍的压缩率,对于1018这样的天文数字无能为力。
压缩的基本思路是把冗长重复的部分去掉,舍弃不重要的部分,只传送新颖的、关键的部分信息。如果只为了传送人,我们也可以不在原子水平上传送,只考虑分子,对人体可能有的各种分子进行编码,可以大大减少冗余信息。但这样做,仍然躲不开阿伏伽德罗常数这个天文数字,所以分子水平的考虑还是不能解决问题。要做彻底的压缩,只能考虑大幅度地舍弃不必要的信息。
什么是“不必要的信息”?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要看我们要传送的是什么,实际上需要传送的是“我”。那么“我”是什么?例如我如果失去了双腿,换上了假腿,“我”还是我。但是如果我进入脑死状态,换了一个别人的脑,那么这个肉体的“我”就变成了“别人”。由此可知,所谓的“我”是我的脑,更具体的来说,不是我的脑的化学、物理特征,而是其信息特征:我的记忆、我的经验、我的思想方法。
所以如果需要传送的是“我”,只需要传送我的大脑中的这些信息就可以了,这些信息虽然很庞大,但和阿伏伽德罗常数无关。问题在于,如何制造一个“思想扫描仪”,把“我”从我的大脑中复制出来。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接收端只要有一个听从“我”的思想指挥的机器人,“我”就可以复活了。

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 超时空传送仪

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既然大家是在谈理论 那我也说说 (我只是一个大一的) 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 我们不能穿越时空 因为在穿越时空的时候物质会被分解变成分子形式 但是在国外空间物理学术界又这样的一种学说 叫空间对折 就是说在人类能够控制黑洞后 使用黑洞使空间发生曲折(甚至是对折)你想想 空间对折后你只要穿过平行空间就能实现瞬移(存在时间差) 你是学理论物理的 就不要我在细解释了吧

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 超时空传送仪

怎样建造超时空传送仪